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沙巴体育投注网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9年7月6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沙巴体育投注网 >> 文学校园 > 高中校园 > 文学社团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山东省东营市第一中学二月文学社 2014-01-14 10:30:03  发布者:南枫  来源:《文学校园》2013.5

弘毅_文学校园-中国教育文学网

社刊《弘毅》

社团素描

山东省东营市一中二月文学社成立于20042 月,由一批爱好文学的学生和老师自发创建,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同时创办《弘毅》,发表学生原创作品。二月文学社以“引领语文学习,提高文学素养,繁荣校园文化,培养人文精神”为宗旨,有健全的制度章程。《弘毅》每月一期(寒暑假为合刊),为16开本,每期60页,是一本非常规范的自办校园文学刊物。文学社每年年终举办年度优秀作者评选活动,每年暑期举办“弘毅杯”征文大赛。《中国教育报》《美文》《中学生》《成长读本》《中学生百科》等近二十种报刊对二月文学社及《弘毅》作过专题推介。文学社每年组织学生参加多项写作大赛,在第十届、第十一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中成绩突出。《弘毅》曾荣获山东省高中优秀文学校刊一等奖,“全国九十九佳校园文学社刊”称号。在首届全国校园文学研究高峰论坛成果奖评比中,二月文学社被评为“全国优秀校园文学社”;20127月被评为“全国中学百强文学社”。现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团体会员。

 

   二月文学社_文学校园-中国教育文学网   

文学社风采

佳作选登

我是“弘毅人”

我本悲哀地以为,在“日益严峻”的学习形势下,高三这一年,笔下只会写出一篇篇中规中矩的讨厌的应试作文,再也不会写些自己喜欢的文字;可是,当我收到《弘毅》,真被这篇篇神采飞扬的文字感动得不行了,谢谢你们送给我这种“感动”的养分。

最近,我的生活总脱离不了“离别”和“想念”两个字,这种感情状态等你们到了高三就会体会得更深。人和人的缘分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这一生,有的人带给我快乐,有的人教会我成长,有的人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有的人值得我永远铭记,有的人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不知道,被别人想念是不是一种错,总之,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塞满了矛盾和愧疚。分别时,总会感到遗憾,难过更是少不了,但是活在当下的我们不能忘记两个字:珍惜。单看一个“惜”字,心中就会涌起一阵酸楚。有时候回头看看,会觉得自己很幼稚,但又被自己坚定的心情打动,我们总是这样矛盾着,然后就长大了。相比现在,我们所有的过去都显得幼稚,而现在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幼稚的过去。

《弘毅》上出现了好多新鲜的名字,让我惊喜不已,为你们的思想,为你们的文笔,更为你们缤纷的生活。高一时,我和你们一样小心翼翼地翻看每一本《弘毅》,看到兴奋处便激动地跺脚,甚至拉扯起同位的胳膊。那时的我心中满怀崇拜和羡慕,也试着投出自己的几篇小文章,紧张地期盼着某个“出名”的男生送来用稿通知单,当我欢天喜地看着自己的文章与他们“同台上映”时,那种成就感别提有多带劲了。后来开始写些小说了,也写一些回忆性的散文,幸运地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我尤爱散文,爱那些不露声色却一语破的的句子,爱人们娓娓诉说背后的酸甜苦辣,爱那些让人读到心疼的文字。

高二时,和社员同学们一起在文学社的小办公室编辑《弘毅》,那段时光真让我怀念。那小屋子就像是一个隔绝校园的秘室。或许你们也注意到了,室内一角有一个古黄色的书橱,里面堆放着许多早期的校刊,它就像一部记载着二月历史的古籍静默地立在那里,等着人们去读它。从第一本的简装黑白页,到如今的色彩斑斓,只有亲手翻过那些书的人才会明白,这七年来,文学社的发展有多么不容易,才会明白作为一名“弘毅人”,肩负的不仅是几篇文字的任务,更是几代学子殷切的希望。

这两年在“二月”,我明白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快乐往往很小很小,甚至在别人看来不足挂齿,但它对你来说足矣。二月的确是个家,家里的炭火不仅温暖着自己,也温暖了整个校园,将来还会温暖更多的人。

对“二月”,我有着倾诉不完的话,能够来到“二月”,我们都是幸运而幸福的,是的,文字是会让人幸福的。(作者:幽幽)

 

绳子那头

太阳仿佛从来没有这样近过,它肆意地释放着热量,大地仿佛是一块红薯,被无情地烘烤着,发出阵阵热气。空气像沸腾的水,蒸腾弥漫着。整个城市的空调机都在拼命地转着。一幢楼房的六楼的窗户外,有一根绳子,下头吊着一个人——他是我父亲,一个空调修理工。

暑假的一天,闷热的天气实在使人感觉无聊,我便要求与父亲、母亲一起出去干活。父亲原先不同意,但在我的纠缠下,他还是允许了。出发前,父亲专门去买了一瓶廉价的防晒油,在我身上抹了个遍。这是我第一次与父亲出去干活。

到了雇主家里,了解了空调的问题后,父亲从麻袋中拿出一根粗粗的绳子,一头拴在他腰上,另一头在我身上转了几圈后,紧紧地系到屋里的暖气片上。然后,父亲高兴地对母亲说:“这回不用你了,孩子拉着我就行了。他拉着我我更踏实,你只管递工具就行了。”

说完父亲就要从窗户内往外爬。我一把拉住他:“你这是要干啥?多危险啊!”父亲却只是笑笑,接着他爬出窗户,我照母亲的话,慢慢地释放绳子,父亲就这样一点点爬到楼外,吊在距地面十几米的墙上。

站在窗户边,一股热气迎面吹来,额头上的汗滴总往眼睛里跑。我的胳膊刚碰到窗台就猛地缩回,墙已经被晒得特别烫了。

绳子那头传来一阵声音:“手套!”

母亲慢慢递下一双粗糙的手套。“这么热的天还要戴手套?”“你爸好出汗,他怕手一滑,工具会脱手掉下去,砸着人可就不好了。”

我握着手里的绳子,听着绳子那头传来的敲击声,眼睛有些湿润。以前从来不知道父亲做的是这样的工作。

突然,我被一阵雨水打中,这“雨水”有几滴落在窗户的玻璃上,我仔细一看,它并不晶莹透亮,相反,里面散布着细黄的物质,“雨水”慢慢流下,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泥痕。

绳子那头传来一阵喘息,“天可真热,这汗出得……”

我恍然明白,这“雨水”,是父亲撩下的汗水。

突然,我感到绳子那头重重地一坠,我眼疾手快,迅速地拉住绳子。

绳子那头传来一阵声音:“踩空了,吓死我了……”

“你没事吧?”我和母亲焦急地问。

“没事,你看儿子劲儿就是比你大。”父亲带着笑腔说。我却要哭了。

绳子那头喊了声:“拉我上去一些!”我便用力把他拉回墙边。

父亲艰难地爬着,他的双手有些发抖,等到他踩到空调外机上,他的身体全部进入我的视野,我蓦地发现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他。他的皮肤黢黑,长年累月,恶毒的太阳光已经侵蚀了他健康的黄皮肤,深深的皱纹刻入他的额头,两鬓也白了。他已然没有了年轻时的活力,可是他才四十多岁,岁月啊,你过早地苍老了我的父亲!

一会儿,雇主拿来一支冰糕送给正在干活的父亲,父亲接过冰糕,道了声谢,然后,他摘下脏手套,把雪糕袋往衣服上干净的地方擦了擦,递给我。

“天儿热,儿子你吃吧。”他笑着说。“我不吃,你吃吧……”“让你吃你就吃。”父亲似乎有点不高兴。我拆开包装袋,咬了一口冰凉的冰糕,一股清爽的感觉流遍全身,父亲笑着看我吃完整块雪糕。我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冰糕。

父亲又要下去了,我慢慢地释放着绳子,我感到一股神奇的力量从绳子那头传来,那是一种亲切厚重的感觉,一种踏实的感觉。

我紧紧握住手中的绳子,紧紧地拉住绳子那头——那个伟大的人。

(作者:李少龙)

沙巴体育投注网

上一篇:浙江省杭州萧山十中花雨文学社
下一篇:江西省临川一中诗雨文学社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