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沙巴体育投注网

投稿登录

沙巴体育投注网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沙巴体育投注网 >> 文学金阁 > 现代精品 > 诗歌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聂鲁达:最初的激情 2016-03-01 15:26:38  发布者:丁毅  来源:中国教育文学网

巴勃鲁·聂鲁达Pablo Neruda19041973),原名内夫塔利·里加尔多·雷耶斯·巴索阿尔托Neftali Ricardo ReyesBasoalto),智利当代著名诗人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拉丁美洲诗人。生于帕拉尔城中的一个铁路职工家庭。少年时代就喜爱写诗并起笔名为聂鲁达。1928年进入外交界任驻外领事、大使等职。1945年被选为国会议员,并获智利国家文学奖。同年加入智利共产党。后因国内政局变化,流亡国外。曾当选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获斯大林国际和平奖金。1952年回国,1957年任智利作家协会主席。聂鲁达13岁开始发表诗作,1923年发表第一部诗集《黄昏》,1924年发表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自此登上智利诗坛。他的诗歌既继承西班牙民族诗歌的传统,又接受了波德莱尔等法国现代派诗歌的影响;既吸收了智利民族诗歌特点,又从惠特曼的创作中找到了自己最倾心的形式。主要作品有《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1924)、《西班牙在我心中》和代表作《诗歌总集》(1950)等。1971年作品《情诗·哀诗·赞诗》获诺贝尔文学奖。1973年逝世。

 

聂鲁达:最初的激情

□ 张祈

  最早读到聂鲁达,是花城出版社的64开袖珍版《诗与颂歌》,译者是王央乐先生。由于篇幅的限制,这小册的诗集里收录的诗不太多,除了早期的《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和晚期的《爱情的十四行诗一百首(节选)》,余下的只有一些日常事物的诗和几首稍长的政治诗。

我那时还不到二十岁,吸引我的主要还是爱情诗,王央乐先生的译笔很美,很多诗句都译得可记可诵。比如这一首:

 

我死时我要你的手按上我的眼睛:

我要光明,要你可爱的手中的

麦穗的清香再一次在我身上飘过,

让我感到改变了我命运的温柔。

 

我要你活着,在我沉睡了等待你时,

我要你的耳朵继续听着风声,

闻着我们一起爱过的海的芬芳,

继续踩着我们踩过的沙滩。

 

我要我所爱的人继续活着;

我爱过你,歌唱过你,超过一切其他,

因此,你得继续绚丽地如花开放,

 

为了让你做到我的爱要求你的一切,

为了让我的影子在你的头发上漫步,

为了让人们懂得我歌唱的缘由。

 

对于一个青春萌动的年轻心灵来说,这样的诗句是难以忘怀的。当然,除去情感的真挚和优美,我也通过这些诗学会了自然意象的运用和语言的节奏的把握。这些爱情诗告诉我,诗是表现而不仅是表白,有效的重复能够给诗歌带来强大的感染力。

聂鲁达的爱情诗具有惊人的震撼力,直到现在,他的一些爱情诗还经常排名在许多诗歌排行网站的榜首和前几名。而他的日常事物诗则写得别致新鲜,他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比喻,也总能告诉别人他对生活是如何热爱。对于聂鲁达的政治抒情诗,人们争议较大,但我读那些诗,还是感觉到了激情和力量,在其中学到的技巧则是地名、人名的罗列方式,以及如何加深主题的探讨。聂鲁达同情下层人民,也追求自由与平等、和平与幸福,在他的获奖演说《吟唱诗歌不会劳而无功》中,他回忆了自己的一次长途旅行,和在其间得到的帮助与温暖,然后他指出:“就在那次漫长的行程里,我获得了创作诗歌的必要成分。在那里,大地与心灵充实了我的诗的内容。我认为诗是一时的然而又是庄严的产物,是孤独与相互关切、感情与行动,一个人的内心活动与大自然的神秘启示,成对地构成的。我还同样坚信,通过我们把现实与梦想永远结合在一起的活动,一切——人及其形影、人及其态度、人及其诗歌——都将日益广泛地一致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现实与梦想结合起来,融为一体。”就是这样,聂鲁达教会了我通过诗歌与人对话和交流。

作为世界现代诗歌史上最伟大的诗章之一,《马克丘·毕克丘之巅》体现了聂鲁达高超的意象组织能力和对历史与现实的卓越把握,在我看来,无论从主题还是意象,后来的帕斯著名的长诗《太阳石》就几乎是这首诗的一个仿写版。

正是在聂鲁达的影响下,我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诗和第一组诗,那是一组表达青春与爱情的诗,后来它们发表在1992年的《诗歌月刊》2月号上,并且引起来许多读者的喜爱与关注,由此我也走上了诗歌写作的道路。

出于对这位启蒙老师的感恩,我后来几乎买到了他所有的中文版诗集和传记,并且也动手翻译了他的一些爱情诗。每当我对诗歌写作失掉信心,或者因为国家的命运、日常生活的郁闷而焦虑苦恼时,我总爱重新翻开聂鲁达,让自己的心灵重新接受一次他的诗歌瀑布的冲刷,让那些纯洁的激流把自己对命运的埋怨一扫而光。

 

爱情的十四行诗(选登)

9

浪拍打倔强的石

击散澄明而植入它的玫瑰 

海圆周收缩成为枝柯 

成为一滴盐的蔚蓝而落下

 

啊,灿烂的木兰,毁于水沫 

魅人的旅客死去而开花 

反复出现,反复消失 

粉碎的盐,炫目的海流 

 

你和我,我的爱

让我们封起四周的寂静

而海逐一摧毁它无尽的立象 

推倒它愤怒的白塔

 

因为,在漫漫海波和漠漠黄沙 

交织成的网眼里

我们珍藏起无比深情的苦恋

17

我爱你,不是把你当作盐的玫瑰、黄玉 

或者布散火焰的石竹的箭 

我爱你,如同某些幽暗的事情在爱 

秘密地,爱在阴影和心灵之间 

 

我爱你,仿佛不开花的植物,却把 

那些花的光,收到本身里面予以隐藏 

多亏你的爱,我身体里面活跃着 

泥土里面升起的那种紧压的空气 

 

我爱你,不知道怎么爱何时爱哪里爱

我爱你,直接地,不骄傲也没有问题 

我就这样爱你

因为我不知道别的方式来爱

 

只有这个方式,里面没有我也没有你 

这么贴近,我胸上你的手就是我的手 

这么贴近,你带着我的梦

闭上了你的眼睛

49

是今天:昨天的一切都已经 

落进光的指头和梦的眼睛 

明天将以绿色的脚步来到 

谁也阻止不了曙光的河流

 

谁也阻止不了你的双手的河流 

你的梦的眼睛,可爱的人,你是 

从垂直的光线和幽暗的太阳之间 

流过的时间的震动

 

天空在你上面收起双翼 

举起你,把你带进我的怀抱 

以那么准时那么神秘的礼仪

 

因此,我歌唱白天,歌唱月亮 

歌唱大海,歌唱时间,歌唱所有的星辰 

歌唱你白天的嗓音以及夜间的肌肤

68

在文学的钢铁的剑丛中间 

我走过,仿佛一名远方的水手 

不认识街角巷尾,唱着歌因为 

他愿意,不这样就不知为什么

 

从痛苦的海岛他带来了我的 

手风琴,连同风暴,阵阵的狂雨 

以及一种自然事物的缓慢习惯 

它们确定了我的生长于旷野的心

 

于是,文学的利齿企图咬啮 

我的真诚老师的脚跟时 

我没有察觉就已经走过,随风唱起歌 

 

走向我童年细雨蒙蒙中的店铺 

走向难以明辨的南方的寒林

走向我的生命充满了你的芬芳的地方 

 

塑  像

 

鸽子拜访普希金

啄食他的忧郁

灰色的青铜像以青铜的全部耐心

跟鸽子交谈。

 

现代鸽子

并不理解他的话

现在的鸽子的语言

有所不同

它们把粪便拉在普希金身上

然后飞向马雅可夫斯基

他的塑像似乎是铅

他似乎是子弹

制成的

他们没有雕塑出他的温柔——

却只雕塑出他美好的傲气

如果他是

柔弱事物的破坏者

那么他怎么可能生活在紫罗兰中间

在月光下

在爱情中

 

在这些牢牢固定于它们的

时代方向的塑像中

总有什么东西失踪

它们被战刀

劈砍到空气中

要不然它们被塑成坐姿

变成花园中的一个游客

而其他人,厌倦了骑在马背上

再也不能下来,就在那上面吃饭

塑像真是痛苦的东西

因为时间堆积起来

寄存在它们身上,氧化它们

即使有花朵来覆盖

它们冰冷的脚。花朵不是吻

它们也来到那里死去了

 

白鸟在白昼

诗人在夜晚

很大一圈鞋子包围着

铁的马雅可夫斯基

和他那可怕的青铜短外衣

以及他那毫无笑容的铁铸的嘴

 

有一天,很晚了,我几乎

在河边熟睡,远离城市

我能听见诗句升起,吟诵者

那连续不断的颂歌

马雅可夫斯基在聆听吗

塑像聆听吗

 

我这只鸟

 

我是巴勃罗鸟

只有一片羽毛的鸟

清晰的阴影中

和朦胧的清晰中的飞翔者

我的翅膀无形

我的耳朵回响

当我在树林中

或者墓碑下行走

像一把不幸的伞

或者一把赤裸的剑

如一张弓展开

或者浑圆得如一颗葡萄

我一无所知地飞翔又飞翔

在黑夜里受伤

谁在等待我

谁不需要我的歌

谁渴望我的死亡

谁不会知道我正在来临

而且不会来驯服我

让我流血,拧绞我

或者亲吻我那被

尖啸的风撕破的衣服

 

那就是我来来往往

飞翔又不飞翔然而歌唱的原因

我是平静的暴风雨的

愤怒之鸟

 

(原载于《文学校园》2015.06卷)

 

  

沙巴体育投注网

上一篇:中国最美的五首现代诗
下一篇:林徽因:你是那人间四月天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